科技史苑序言(一)
       原始文明
      技术,一般指人类为满足自己的物质生产、精神生产以及其他非生产活动的需要,运用自然和社中世纪后科技启蒙会规律所创造的一切物质手段及方法的总和。从本质上说,技术是一种劳动的形态,是人类自身功能的对象化的产物。从技术人类学角度讲,技术史可分为使用水和木材的始技术、煤和铁的古技术以及电和合金的新技术三个阶段。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把技术称作“制作的智慧”,从这最初的技术定义中,我们已经可以明确地看到在技术结构中所包含的两大要素:其一,技术是人类的创造性智力活动,这是技术的本质特征;其二,技术存在于人类使用工具改造世界的(制作)活动之中,这是技术存在的外部形态,仅仅停留于头脑之中的智力活动是不能称之为技术活动的,可见技术是人类使用工具创造性地改造世界的客观物质活动。
      十八世纪,随着近代科学诞生和与此相伴随的工场手工业兴起,法国哲学家狄德罗给技术下了这样的定义:“技术是为某一目的共同协作组成的各种工具和规划体系。”这是当时人们对技术的看法。目的、协作、规划体系等概念在技术定义中的出现,标志着近代技术的目第一次技术革命的性、超前性、复杂性、协作性、系统性等特征已开始被认识和重视。
      十九世纪,工业革命是技术发展史中一次质的飞跃,因为在蒸汽机出现以前,技术中的工具系统都属于人类肢体的延伸,而蒸汽机则是人体动力系统的延伸,从而在工具系统中加入了越来越强大的能源系统,并由此使工具系统中的机械部分从结构到功能都发生了质的变化,使人类改造自然的生产能力以前所未有的加速度迅猛发展,创造了近代以来依靠工程技术实现经济腾飞的奇迹。正是这样的时代背景,呼唤人们从理论上总结技术的本质和发展规律及其社会作用,技术哲学由此诞生。德国哲学家E·卡普于1877年出版的《技术哲学纲要》一书,被公认为技术哲学诞生的标志,他在书中把技术看作是人类创造力的物质体现,把技术活动看作是人类“器官的投影”,带有十分浓厚的机械论色彩,把技术视为文化、道德和知识的进步以及人类“自我拯救”的手段,这也代表了工业文明时代的技术价值观和历史观。第二次技术革命
      二十世纪初,流水线型的大工厂生产使人成为机器的奴隶,斯宾格勒、狄尔泰、海德格尔、雅斯贝尔斯等哲学大师们,从人本主义哲学立场对技术社会进行了批判。20世纪六、七十年代在世界生态危机、能源危机、水资源危机等一系列技术盲目发展的社会恶果严重地威胁着人类生存的时候,生态学家、社会学家、未来学家和哲学家联合在一起共同发出的呐喊,其前奏是马尔库塞、哈贝马斯、霍克海默等当代哲学家的领唱,高潮则是1972年罗马俱乐部震荡了整个世界的报告《增长的极限》,以及H·格鲁尔《被洗劫的星球》等一部部批判技术社会的力作。20多年过去了,这种技术发展中的悲怆曲调不仅无休无止,而且对社会心理的震撼越来越广泛、强烈。
   从文化哲学、哲学人类学角度对技术本质的透视。把技术看作人的本质力量之公开展示,在价值论上把技术看作既可造福人类又可危害人类的“双刃剑”,在未来观上既反对盲目乐观,又反对一味悲观,而主张用辩证思维指导下的认识论、实践论、历史观把握人与技术之内第三次技术革命在矛盾和人类征服自然与服从自然的外在矛盾,在矛盾的不断解决和不断深化中,自信地走向充满更加复杂矛盾运动的技术社会的未来。
     认识和理解人与技术的内在矛盾和人类征服自然与服从自然的外在矛盾,探究技术发展事理的历史变迁,从而开启我们的设计制作智慧,这就是我们编制“技术史苑”专题的初衷。




               杨浦区少科站《科技好望角》编辑      2013年7月25日